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62章 红楼(62)

我的书架

第62章 红楼(6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院试结束后, 林淮玉他们一家人就搬到庄子住,过着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

兄妹俩上午读书学习,下午就在庄子四周闲逛, 采采野花、挖挖野菜、钓钓鱼。有时候还会放放羊、放放鹅。有时候还会种菜、种花、除草。总之, 田园生活过得十分充实。

今年因为林淮玉要考科举考试,四五月份的时候没有来庄子下田插秧。往年的时候, 林如海就会带着林淮玉他们兄妹俩来庄子下田插秧。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为了让他们兄妹俩明白农民的不易。

林淮玉和小黛玉不仅不反对下田插秧, 相反两人还十分积极。不过,也正是因为每年都会下田插秧,兄妹俩深刻地体会到农民的不容易,也变得非常珍惜粮食。虽说他们以前也没有浪费过粮食,但是以前对吃食并没有抱珍惜的心情,现在却有了珍惜每一粒粮食的心情。

这天,兄妹俩戴着草帽,穿着粗布衣服,在自家菜园子里种菜。

端阳节过后,气温稳定, 虽然热, 但是光照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强烈,在这个时候可以种喜光、耐热的蔬菜, 比如说黄瓜、南瓜、丝瓜、韭菜等菜。

林淮玉负责挖地,小黛玉负责撒种。兄妹俩不是第一次种菜,两人的动作都非常地娴熟。

虽然是早上,但是天气还是很热的,兄妹俩刚劳动一会儿就热得满头是汗, 不过兄妹俩不嫌热,也不嫌累,继续认真地种菜。

等播完种,兄妹俩又拿着浇水壶给刚播下去的种子撒水。忙完后,林淮玉和小黛玉还拿着纸和笔记录刚刚播完种的情况。每次种完菜,或者种完花,兄妹俩都会记录它们的生长情况。

这几年,兄妹俩记录了不少东西的生长情况,所以对种植越发的了解,也越发的熟练。

等忙完种菜,兄妹俩又跑去养蚕,观察蚕宝宝的生长情况。

在他们的庄子的附近有一片山,山里面种满了桑树。周围的村民,除了种田,还养蚕。这些年,扬州的天气还算风调雨顺,不管是粮食,还是养蚕都挺不错的。

此时,远在京城的庆隆帝已经拿到林淮玉在县试、府试、院试的答卷。他看了后,被林淮玉的回答给震撼到了。

林淮玉的县试、府试、院试的考卷回答基本上没有错误。八场考试,没有一场考试是被扣分的。像四书五经上的内容,没有任何错误很正常,毕竟是书本上的死内容。但是像经义和策论就不是死内容,而是非常灵活的,没有统一地标准答案,而且有时候还要看对不对批阅考卷的考官的胃口。

在经义和策论上不扣分的考生很少,但是林淮玉却做到了没有被扣分。他的经义和策论写得非常好,用“好”字来形容,好像有点不太准确,用“妙”字来形容更为准备点。

庆隆帝仔细地看了看林淮玉写的策论,发现他写的策论不仅“妙”,而且非常“奇”。这个“奇”,不是奇怪的奇,而是惊奇的奇。林淮玉写的策论的某些观点比较奇特,但是却又一针见血的准确。

看完林淮答的所有策论后,庆隆帝心中十分震惊,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写出来的策论。

林淮玉写的策论,除了“妙”和“奇”,行文还非常的老辣干练。他的文风没有咬文拽字,更没有用华丽的辞藻对切,用词非常乍一看非常普通平实,但是连成句子后却非常地犀利,一箭穿心那种的犀利。最重要的是他写的策论直指中心,让人看了觉得深以为然的同时,又恍然地觉得“原来还可以”这样。

叶文赋和宋修文被叫到御书房,庆隆帝把林淮玉答得考卷递给他们,让他们好好地看看。

这两个人不看考卷前面的内容,直接翻到后面看林淮玉写的策论。两人看完林淮玉写的策论后,毫不吝啬地称赞一句“写的不错”。

“朕现在知道你们为什么看重林如海的儿子?”庆隆帝说着,端起茶盏喝起茶来,“他儿子的策论写地不错。”

“皇上,应该不止不错吧?”叶文赋笑着说,“林淮玉的策论写地可比某些官员还要好。”

听到叶文赋最后一句讽刺的话,庆隆帝无奈地笑了笑:“如果不是朕提前知道是林如海儿子的考卷,朕还以为是某个经验老道的人写的。”说完,他又惊叹道,“这文风真的看不出来是一个十三岁孩子写的。”

“淮哥儿这孩子用词比较老道,还比较老辣,是不像十三岁孩子写出来的,倒像是四五十岁老头子写出来的。”

宋修文接着说道:“我的文风还没有这孩子的老辣。”宋修文的文风就属于华丽型,用词非常华丽而且浪漫。

“林如海儿子很有想法。”庆隆帝看了林淮玉的策论后,觉得这孩子的想法非常奇特。【奇特】是褒义词,不是贬义词。“林如海的儿子挺聪明的。”从林淮玉的答卷就能看出来他是一个机灵聪慧的人。

听到庆隆帝这么夸赞林淮玉,叶文赋和宋修文看了一眼彼此,随后问道:“皇上,既然您觉得林如海儿子聪明,是不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去国子监?”

庆隆帝挑眉,深深地看了一眼叶文赋他们:“你们真的觉得林如海儿子去国子监读书好?”

国子监不管在哪个朝代,一直都是最高学府。但是最高学府并不代表是最好的学府。当然,国子监在京城是最好的学府,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普通老百姓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进国子监读书。

国子监每年考中进士的学生是不少,但是考中状元、榜眼、探花的却没有。每次殿试考中状元、榜眼、探花的学生,基本上是江南的学子。

跟江南那几个有名的学院,尤其是金陵书院相比,国子监就显得一般了。金陵书院是整个江南最有名的书院,每次殿试的状元、榜眼、探花就有一个出自金陵书院。

还有一点,金陵书院存在的历史要比大庆朝还要长,距今有几百年历史。当年是一个举世闻名的大文学家创建的,为的就是朝廷培养优秀的人才,为世间培养杰出的文人。

跟金陵书院相比,国子监就是个小弟。再者,国子监里面的关系有些复杂。

国子监里面的学生,大多数来自京城的官宦人家或者王公贵族。来自普通老百姓家里的学生并不多。

这些官宦人家和王公贵族的孩子会为了家族利益,自动结成一派。也就是说国子监里的学生会拉帮结派。

这些学生来国子监读书,并没有几个真的是为了考取功名,而是为了结交人朋友,建立人脉关系。

那些来自普通老百姓家里的学生,一开始进国子监读书,的确是为了考取功名,但是进入到国子监后,就会渐渐地忘了自己的初心,去讨好巴结那些家世好的学生。

虽然国子监里有类似现代学校弄得月考制度,如果月考考得不好,就会被退学,但是国子监的学习氛围还是不如江南的一些书院。

庆隆帝知道叶文赋和宋修文想让林淮玉进入国子监学习的目的,但是他觉得没必要。

在没有看林淮玉的答题前,庆隆帝觉得叶文赋他们夸大其词,认为林淮玉并没有资质进入国子监学习,但是看了林淮玉的答卷后,庆隆帝觉得林淮玉的资质非常好,让他进国子监读书有些可惜了。

“国子监是什么情况,你们两个老东西不清楚吗?”庆隆帝反问道,“你们就不怕他进了国子监会被影响?”

庆隆帝这话让叶文赋和宋修文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皇上,您的意思?”

“朕不觉得林如海儿子进入国子监学习是一件好事。”庆隆帝言道,“如果你们想让他考中六元,你们可以亲自教导他,没必要让他进国子监读书。”国子监里的先生都是有学识的人,但是跟叶文赋和宋修文相比就差多了。

庆隆帝的话很有道理,叶文赋和宋修文觉得他们之前的想法欠考虑了。

“皇上英明,臣写信给林如海,让他把淮哥儿送到臣这里来,臣亲自教导淮哥儿。”之前教导淮哥儿教地断断续续,叶文赋觉得自己教得不怎么好,心里一直有遗憾。如今听到庆隆帝这么说,他觉得他可以再次教导淮哥儿,这次他会非常认真负责地教淮哥儿,让他考中六元。

“朕有意让林如海去福建。”

“福建?”宋修文和叶文赋听到这话,纷纷露出吃惊的表情。

“福建那边该整整了。”庆隆帝说这句话时语气轻描淡写,但是眼神却充满杀气。

叶文赋和宋修文是知道福建那边的情况,听到庆隆帝这么说,心里并不意外,但是没想到庆隆帝会让林如海去福建。

“皇上,林如海去了福建,江南怎么办?”

“江南已经在收网,明年差不多就能肃清干净,不然朕也不会派林如海去福建。”庆隆帝说完这话,神色又变得温和和善起来,仿佛刚才的杀意凛然是错觉。“林如海明年年底去福建,他的两个孩子不适合跟着他去福建,你写信让他儿子和女儿来京城也好。”

“臣今天回去就写信给林如海,等天气凉快了,就让他把淮哥儿他们送来京城。”林如海这次去福建,怕是三四年内回不来,毕竟福建那边的情况复杂又险峻。想到林淮玉他们兄妹俩要在他身边呆好几年,叶文赋的心情顿时变得非常美好。

几日后,林如海收到庆隆帝的密信。

在密信里,庆隆帝下达两个命令。一个是让林如海加快收网的速度,最晚要在明年年中全部收网。另一个是让林如海在明年年底去福建赴任。

林如海前脚收到庆隆帝的密信,后脚就收到了叶文赋的信。

叶文赋在信里写他想再次亲自教导林淮玉,想让林淮玉考中六元。他还在信中写到,林如海要去福建赴任,带上林淮玉和小黛玉不方便,不如把两个孩子送到他这里来,他会照顾好两个孩子。

林如海看了叶文赋的信后,觉得把林淮玉和小黛玉送他家里,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再者,叶文赋夫妇照顾林淮玉他们两个,他心里也放心,这样去福建做事就没有后顾之忧。

不过,要是送林淮玉他们去京城,就绕不开贾家。如果林淮玉他们兄妹俩直接住进叶府,而不是住进贾家,这样不太妥。但是,要让林淮玉他们兄妹俩住进贾家,林如海心里又不放心。

林如海想了想决定让林淮玉他们认叶文赋夫妇为义父义母,这样林淮玉他们去京城就能光明正大地住进叶府,不用住在贾家。

等到傍晚,林如海直接从衙门前往庄子。

林如海并不是每天都赶去庄子住,毕竟庄子离扬州城很远。他要是每天住在庄子,去衙门会很不方便。

等到晚上,林如海赶到庄子,先和两个孩子一起用了晚膳。用完晚膳,一家人又去庄子外散步消食。

等消食完,林如海把林淮玉他们叫到书房说去京城一事。

“你叶伯父想让你去京城,他想再次亲自教导你,让你考中六元。”

正在喝茶的林淮玉听到“考中六元”四个字,惊得一口茶水呛进了嗓子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小黛玉一边给她哥哥拍背,一边关心地问道:“哥哥,你没事吧?”

林淮玉咳了一会儿才停下来,“父亲,我没有听错吧,叶伯父要让我考中六元?”

林如海微微点头:“你没有听错,你叶伯父想让你考中六元。”

林淮玉:“!!!!!!”

惊愣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满脸苦笑地说道:“叶伯父这是怎么了,他怎么突然想让我考中六元?”考中六元,叶伯父怎么敢想啊。“是谁给叶伯父的信心,让他觉得我能考中六元?”太可怕了,是谁迷惑了叶伯父,让他认为他能考中六元。

“他自己。”林如海看着儿子一副惊悚地模样,好笑地说道,“他觉得他好好教你,就能让你考中六元。”

林淮玉:“……“叶伯父还真是有自信啊。

“没想到叶伯父对自己这么有信心。”林淮玉心想几年不见,叶伯父是不是飘了,竟然觉得他教导他,就能让他考中六元。“不过,我对我自己没有信心,我不觉得我能考中六元。”据他所知,大庆朝开国以来没有人考中六元,就是前朝,也就只有一个人考中六元。还有,华夏历史上,考中六元的人也寥寥无几。

“父亲,叶伯父见我考中了小三元,就觉得我一定能考中大-三-元吧?”小三元和大-三-元之间,可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考中小三元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但是考中大-三-元可是非常艰难的。别说考中六元,就是考中大-三-元的人都很少。

“他觉得你有可能考中大-三-元。”

林淮玉听到这话,一时间很是哭笑不得:“叶伯父真是太高看我了。”他做了什么给了叶伯父错觉,让他觉得他能考中大-三-元?他这几年都没有见到叶伯父,他老人家怎么会觉得他会考中大-三-元。

“不想去京城跟你叶伯父学习?”

林淮玉摇摇头说:“能再次跟叶伯父读书学习,自然是好的,但是叶伯父在京城……我暂时不想去京城。”去京城就绕不开贾家,他不想再住在贾家。

林如海看了看儿子和女儿,神色一下子变得认真起来:“为父明年年底要去福建赴任。”

“去福建?”林淮玉和小黛玉一脸惊愕。

“皇上让我明年年底去福建上任。”林如海继续道,“带你们去福建不方便,你们也不适合跟着我去福建。”福建的形势复杂又险峻,他去福建上任是有危险的。如果带两个孩子去福建,两个孩子也会有危险。“你们去京城,去你们叶伯父那,我会很放心。”

“父亲,外祖家在京城,我和妹妹去京城绕不开外祖家。”林淮玉微微皱着眉头说,“外祖家是什么情况,您也清楚,我和妹妹都不想住在外祖家。”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让你们认老叶为义父,你们意下如何?”

林淮玉和小黛玉想都没有想地说道:“愿意!”

“好,我会写信告诉老叶。”林如海笑着说,“老叶他们是你们的义父义母,你们就能名正言顺地住在叶家,不用住在贾家。”

“父亲,这样的话,那我和妹妹愿意去京城。”

小黛玉点点头,乖顺地说道:“非常愿意去。”

“好,那就这么决定,等入秋了,你们兄妹就去京城。”

“父亲,您明年年底才去福建,我和妹妹明年再去京城也不迟,不用急在这个时候去京城吧。”林淮玉心里清楚,林如海被调去福建赴任,怕是好几年不会从福建回来。

“我在去福建之前还要做一些事情,你们兄妹二人留在扬州会让我分心。”林如海严肃道,“等入秋,你们就去京城,这样我也好安心地做事。”

林如海这话说得非常云淡风轻,但是听在林淮玉和小黛玉却非常心惊。

“父亲,您要做的事情有危险?”看来,父亲要帮皇帝清理理亲王一派的人。

林如海看到儿子和女儿脸上的担忧不安,对他们安抚地笑了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父亲,我和妹妹非走不可吗?”

林如海的语气变得非常严厉:“非走不可!”

“好,等到了秋天,我就和妹妹去京城。”看来,父亲要做的事情十分危险。虽然他不放心父亲一个人留在扬州,但是他和妹妹留在扬州的话,不仅帮不上父亲的忙,还会给父亲增加麻烦。

林如海见儿子答应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自他重生起,就开始布局。这个局布置了好几年,也是时候收网了。为了能好好地收网,他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不会让自己陷入到危险中。

林淮玉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相信您不会抛弃我和妹妹!”

林如海听到这话,神色非常郑重地说道:“为父绝对不会抛下你们。”

“有父亲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林如海没有再多说什么,让林淮玉和小黛玉回房间休息。

“哥哥,我们真的要去京城吗?”小黛玉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父亲会有危险。

“你之前不是说很想叶伯母吗,难道你不想去京城见叶伯母?”

“我是想见叶伯母,但是我舍不得爹爹。”小黛玉眼里是满满地不安,“哥哥,我们走了,爹爹真的会没事吗?”

“我们不走留在扬州,只会让父亲更危险。”林淮玉认真道,“我们走了,就不会威胁到父亲,父亲就能安心地去做他的事情。”父亲要处理理亲王一派的人,理亲王的人肯定不会束手就擒,一定会想尽办法反抗。如果他们留在扬州,就会成为父亲的软肋,到时候理亲王一派的人抓住他们威胁父亲,那么父亲这些年做的事情就白费了。

小黛玉瞬间明白林淮玉的意思,“哥哥,我担心父亲。”

“我们要相信父亲,他为了我们不会有事的。”林淮玉说着,忽然叹了口气,“我没想到叶伯父,不对,以后改叫义父,居然想让我考中六元。”

“哥哥,义父觉得你可以,说明你真的有可能考中六元啊。”她哥哥之前说考不中小三元,结果考中了小三元。小黛玉有时候觉得她哥哥太谦虚了。

听小黛玉这副口气,林淮玉微微挑了挑眉,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妹妹,你不会也觉得我能考中吧?”

小黛玉点点头说:“我觉得哥哥你能考中。”哥哥说他考不中六元,结果肯定又能考中。“哥哥,你要相信自己!”

“其他的事情,我非常相信我自己,但是考中六元这件事情,我不相信我自己。”林淮玉心想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义父和妹妹都认为他能考中六元?

林淮玉和小黛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林如海留在书房里给庆隆帝写密信

林如海在密信里写完正事后,又跟庆隆帝说他想让他两个孩子人叶文赋夫妇为义父义母,请庆隆帝见证。

有庆隆帝见证,到时候林淮玉他们认叶文赋夫妇为义父义母就摆到明面上,那时贾家人就不能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抱歉,第一更更得有些晚了。第二更会晚点。

林淮玉:唉,又要去京城,希望这次去京城不会发生什么糟心事。

作者:你们住在叶府,又不住在荣国府,能发生什么糟心事。

林淮玉:也是哦。

感谢在2021-08-28 21:02:20~2021-08-29 18:3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瓶子不是罐子 10瓶;黑夜里的星星 3瓶;晨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