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79章 红楼(79)

我的书架

第79章 红楼(7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陵府, 林宅。

在林淮玉前往去贡院等发榜时,叶夫人他们也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发榜结果。

叶夫人瞧着张嬷嬷他们好像在院子寻找什么东西,疑惑地问道:“张嬷嬷, 你们一大早在找什么呢?”一个个跑到树下, 盯着树上看。

“夫人,我们在找喜鹊。”

“找喜鹊?”叶夫人不解地问道, “你们找喜鹊做什么?”

“夫人, 找喜鹊报喜啊。”张嬷嬷说道,“夫人, 喜鹊是报喜鸟,之前少爷考中的时候就有喜鹊飞到家里来报喜。”

“还有这事?”叶夫人好笑道,“所以你们一大早起来就在找喜鹊。”

“对啊, 之前少爷三次考中案首, 都有喜鹊飞来家里报喜。”张嬷嬷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神色变得担忧起来,“我们现在在金陵, 不在扬州, 喜鹊很有可能找不到我们现在的家, 这可咋办?”

佩兰他们觉得张嬷嬷这话很对, “对啊, 我们现在不在扬州,喜鹊找不到我们家, 怎么办?”

桂枝深以为然地点头:“难怪喜鹊到现在还没有来。”

叶夫人被张嬷嬷她们几个人的话逗乐了, “你们几个……”

“夫人, 您不知道,之前少爷考中府试案首的时候,喜鹊就迷路了。等我们知道少爷考中府试案首后, 喜鹊才飞来。”张嬷嬷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次我们来金陵,说不定喜鹊又找不到我们家。”

叶夫人乐死了:“哈哈哈哈……难道你们认为只有那一只喜鹊才能飞来报喜吗?”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张嬷嬷她们几个这么好玩。“就不能有其他喜鹊来报喜吗?这世上的喜鹊不少吧,不止有扬州的喜鹊才会报喜吧?”

张嬷嬷她们一听叶夫人的话,觉得叶夫人的话说的很对。

“还是夫人英明。”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其他喜鹊没有来报喜?”佩兰抬头朝天空望了望,放眼望去一只鸟都没有。“这都快辰时了。”

桂枝忽然想到什么,一脸惊恐地说道:“该不会金陵的喜鹊不报喜吧。”

“哈哈哈哈哈……”叶夫人和小黛玉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原本因为等待发榜的焦急紧张的心情被张嬷嬷她们几个逗得减轻了不少,“哎哟,你们几个是要乐死我吗?”

小黛玉笑得眉眼都弯了,“义母,您不知道,之前府试发榜的那一天,喜鹊迟迟没有飞来报喜,嬷嬷他们就在院子里四处寻找喜悦,一棵树一棵树地寻找,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喜鹊,还说喜鹊不灵。”

“还有这事啊,哈哈哈哈……”叶夫人乐得笑个不停,“你们现在又觉得喜鹊灵了吗?”

张嬷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夫人见笑了,后来喜鹊飞来了。之后,少爷考中院试案首时,喜鹊准时飞来了,喜鹊还是很灵的。”

叶夫人抬眸看了看天,别说喜鹊,就是其他鸟也一只没看到。

“现在没有喜鹊飞来,看来……”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嬷嬷打断,“夫人,少爷一定能考中。”

“淮哥儿考中举人是没问题的,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考中解元。”叶夫人说着,心里又紧张了起来。

“夫人,少爷一定能考中解元的。”张嬷嬷说得非常笃定,“待会一定会有喜鹊飞来。”

“好好好,我们一起等喜鹊。”

此时,远在京城的叶文赋的心情也非常紧张。上朝的时候,他都有些心神不宁,好在今天上朝没有什么事情。

下了朝,叶文赋和宋修文被庆隆帝叫到御书房。

“怎么,在担心林如海儿子?”在上朝的时候,庆隆帝就注意到叶文赋在走神。

“皇上,今天是乡试发榜的日子……”虽然叶文赋觉得林淮玉能考中解元,但是心里还是会忍不住担忧,毕竟这种事情说不准。

“朕知道今天是乡试发榜的日子,你这是在担心林如海的儿子考不中解元?”庆隆帝瞥了一眼叶文赋,打趣道,“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地在朕面前说林如海儿子能考中大-三-元么,怎么现在没有信心呢?”

叶文赋苦笑道:“皇上,成绩没有出来,臣也不能保证淮哥儿一定能考中解元啊。”

庆隆帝难得看到叶文赋这副担忧的模样,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如果林如海儿子没有考中解元,朕可是要罚你的。”

“如果淮哥儿没有考中解元,臣任由您惩罚。”

“朕可是会重罚的。”

“臣愿意领罚。”

看着叶文赋这副严肃的模样,庆隆帝有些嫌弃地说道:“朕不逗你了。”说完,转移话题说起福建那边的事情。

说到正事,叶文赋立马就把心中对林淮玉的担忧给抛之脑后,开始认真地跟庆隆帝商议福建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叶夫人他们的期盼下,喜鹊终于飞来了,而且还不止一只。

“夫人,您看,喜鹊飞来了。”张嬷嬷神色激动地指着树上的喜鹊说道,“夫人,四只喜鹊,来了四只喜鹊。”

张嬷嬷他们怕看错了,数了好几遍,确定是四只喜鹊。

四只喜鹊站在树枝上,仰着小脑袋大声地叫着。

张嬷嬷他们激动地对树上四只喜鹊拜了拜,嘴里同时感谢四只喜鹊来报喜。

叶夫人见到四只喜鹊,心情也是非常激动,紧紧地握着小黛玉的手。

“淮哥儿这是考中了解元吗?”

小黛玉满脸喜悦地说道:“之前哥哥考中院试案首的时候就飞来了三只喜鹊,这次飞来了四只喜鹊,一定是哥哥考中了解元。”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不过,很快叶夫人就恢复了冷静,“我们暂时不要高兴地太早,还是等官差来报喜。”说完,她又吩咐道,“张嬷嬷,你去准备好喜钱。待会官差来了,把喜钱给官差。”

张嬷嬷问道:“夫人,准备多少喜钱啊,十两银子吗?”

“如果淮哥儿考中了举人,就给十两喜钱。”虽然喜鹊来报喜了,但是不一定确保林淮玉考中了解元。“如果淮哥儿考中了解元,就给二十两喜钱。”

“是,夫人,老奴这就去准备。”

“接下来就等官差来报喜了。”

贡院里,正在发榜。

乡试的发榜与院试不同。之前院试发榜,直接把考中的名单贴在墙上,让考生们自己看有没有考中。而乡试发榜是一个个点名。

乡试发榜时,衙役先是从后面往前点名。比如说这次乡试只录取一百个人,那么衙役就从第一百名,也就是上榜的最后最后一名开始点名。

乡试的榜单分为甲乙两榜,如果只录取一百个人的话,那么甲乙榜单并不是各五十人。一般来说,甲榜只有三十人,剩下的七十人都在乙榜上。

被叫到名字的人,一个个露出狂喜的神色,甚至有的人直接哭了。

林淮玉原本以为点名会很慢,没想到很快就叫到甲榜上的名单。

今年乡试的录取人数要比上一次的乡试减少了很多。据说上一次的乡试,整个江南的录取人数是三百人,这是大庆朝开国以来录取人数最多的一次。当然,当年这么做是为了补偿天下学子。

刚刚点名的时候,林淮玉特意留意了下,人数没有达到一百人。乙榜中榜的人数只有九十人,那么甲榜中榜的人数应该只有乙榜的一半,甚至一半还没有。看来,今年江南的举人录取人数只有一百二三十人,这比上次乡试录取的人数少了一半。

“甲榜地第四十名……”

从甲榜的第四十名开始点名,这么看来今年江南举人的录取人数只有一百三十人。这个结果,让在场没有被点名的考生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

林淮玉发现不少人闭着眼,双手合十地拜天,嘴里念叨着“老天爷保佑”、“佛祖保佑”、“神仙保佑”等话。

那些已经被点名过的考生,此时心情非常放松,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喜悦幸福的笑容。

不管是考中乙榜,还是甲榜,都是举人。考中举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这个新世界的大门叫做“权力”。

秀才和举人可是有着天壤之别。考中秀才虽然有不少好处,但是秀才不能为官,但是举人就不一样了。考中举人是可以做官的,哪怕后面没有考中贡士或者进士。

其实,有不少官员都是举人出身,并不是贡士或者进士出身,毕竟考中贡士和进士的人不多。

举人做官,一开始做不了什么大官,只能做小官,但是有升迁机会。像北方很多的地方知府大人都是举人出身。

衙役继续点名,已经点到甲榜的前二十几名。

林淮玉的心情一点点地变紧张。不止他,其他还没有被点到名的考生也变得十分紧张。有不少人紧张到脸色发白,全身发抖的地步。有的人甚至紧张到双腿发软,全身微微摇晃的地步。

在等待点名的考生中,有不少中年人,还有不少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们的心情要比年轻人更加紧张。

衙役开始点前十五名的名单。林淮玉感觉到空气一下子变得紧张稀薄起来。

被点到名字的人不好发出激动兴奋的声音,只能捂着嘴大笑,或者捂着嘴哭泣。

衙役开始点前十名的名单,林淮玉的心跳也随之越来越快,跳动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点到第七名,衙役忽然停了下来。接下来,就见主考官开始点名。

“亚魁……”

亚魁就是第六名。

点完亚魁的名,接下来就要点经魁的名。

第五名到第三名叫经魁。

等点完经魁,林淮玉依旧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心脏一瞬间提到嗓子眼里。

“亚元。”主考官大声地说道,“亚元刘xx。”

亚元不是他,林淮玉在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变得无比紧张。

咚咚咚……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林淮玉感觉自己的心脏要在一下秒从身体里蹦出来。

此刻,他的心情又紧张又期待又兴奋,同时又非常地不安。

林淮玉的双手早已被汗水汗湿,他害怕不安自己没有考中举人。虽然没有考中的举人可能性很小,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

“解元!”主考官的声音一下子提高很多,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

现场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惊得都能听到所有人的呼吸声。

林淮玉听到“解元”两个字,无意识地憋住呼吸。

主考官朗声道:“解元林淮玉!”

当听到自己的名字时 ,林淮玉先是大脑一片空白,接着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立马放松了下来。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只有庆幸,庆幸自己考中了解元。

乡试发榜完毕,主考官宣布晚上会举办“鹿鸣宴”。原本安静的现场,顿时变得热闹欢庆起来。

热闹欢喜的是考中举人的考生。没有考中的考生们,有的嚎头大哭,有的跪在地上捶地,有的昏倒,有的直接疯了。

头发花白的老人得知自己又没有考中,先是疯狂地大笑,接着疯疯癫癫地跑走了。对于这种情况,大家都见怪不怪,毕竟每次科举考试都会上演这一幕。

林淮玉肚子有些饿了,决定赶快回家用午膳。用完午膳,再好好地睡一觉,这样才有精神参加晚上的“鹿鸣宴”。

等参加完“鹿鸣宴”,他们就可以动身回京城了。接下来,就要为明年的会试和殿试做准备了。

刘寄奴在贡院的大门口等着,他见有人出来,连忙走上前去打听今年的解元是谁。当得知解元是他家少爷时,高兴地都跳了起来。

“少爷!少爷!少爷!”刘寄奴终于看到他家少爷的身影,立马挥手大声地叫道。

林淮玉朝刘寄奴走了过去,刘寄奴非常机灵地向他表示恭喜。

“恭喜少爷考中解元!贺喜少爷考中解元!”

他的声音非常大,让其他考生都听到了。大家纷纷看向林淮玉,先是被林淮玉的容貌惊倒,随即纷纷恭喜他。

这位可是解元啊!

当然要恭喜一番!

不少人走上前来跟林淮玉说话,邀请林淮玉去吃饭喝酒。

林淮玉一一婉拒大家的邀请,说家里人还在等他回去。还说等到晚上鹿鸣宴的时候,好好地跟大家聊一聊。

听到他这么说,考生们就没有再邀请他去吃饭喝酒。

林淮玉摆脱其他人的邀请后,赶紧上了马车,让刘寄奴快点赶马车离开。

报喜的官差的速度比林淮玉快,在他还没有到家之前,就已经来到林宅报喜。

当听官差说林淮玉考中了解元,整个林宅的人陷入狂喜中。

叶夫人让张嬷嬷把准备好的二十两喜钱给官差,同时邀请官差进府喝杯茶。

这杯喜茶是要喝的,官差喝了喜茶,拿了喜钱后就去第二家报喜。

等官差离开后,叶夫人就让张嬷嬷他们张罗起来,今天要好好地庆祝一番。

想到庆祝,叶夫人这才想起来他们忘了买鞭炮。

“对了,赶紧去买些鞭炮,等淮哥儿回来了,就放起来。”

“还是夫人考虑地周到,老奴就去派人去买。”

“等等,再买些烟花回来,等到晚上再放些烟花庆祝下。”考中解元可是一件大喜事,当然要好好地热闹庆祝一番。

“是,夫人。”

叶夫人又吩咐道:“赶快把红灯笼挂上。”考中解元是大喜事,家里必须挂红灯笼。

“夫人,小的这就去挂。”

“夫人,要不要挂红绸啊?”

叶夫人想了想说:“红绸就不要挂了,挂红灯笼就行了。”说完,她又对佩兰吩咐道,“赶快让厨房再炒几个淮哥儿爱吃的菜。”

“是,夫人。”

林宅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张嬷嬷他们在大门口等着,远远地看到自家的马车,赶紧把鞭炮摆放好。

没一会儿,马车抵达林宅大门口。

林淮玉刚从马车里走出来,就见张嬷嬷他们跪在地上。

“恭喜少爷考中解元!贺喜少爷考中解元!”

来看热闹的邻居们也纷纷向林淮玉表示恭喜。

等林淮玉从马车上走下来,小厮就点燃了鞭炮。

噼里啪啦的,十分喜庆,也十分热闹。

林淮玉在张嬷嬷他们的簇拥下走进家里。

“哥哥。”小黛玉欢喜地朝林淮玉扑了过来,“哥哥,恭喜你考中解元。”

“谢谢。”

叶夫人走上前来,一把抱住林淮玉,神色激动又喜悦地说道:“淮哥儿,恭喜你考中解元!”

“谢谢义母!”

由张嬷嬷带头,府里的下人们再次恭喜林淮玉考中解元。

叶夫人非常大方地赏每个下人五两银子,这下张嬷嬷他们更高兴了。

“累坏了吧?”叶夫人亲自端茶给林淮玉,“赶快喝口茶。”

林淮玉连忙站起身,双手接过叶夫人递来的茶,“谢谢义母。”说实话,在贡院里站了大半天,的确又累又渴。

“刚刚我叫厨房又烧了几个菜,要过会儿才能用午膳,你要是饿了,先吃几块点心垫垫肚子。”

“义母,我不是很饿。”林淮玉把手中的茶盏递给桂枝,“就是有些渴。”

桂枝连忙又给林淮玉倒了一杯茶,“少爷,请用茶。”

林淮玉连喝三杯茶,才感觉没有那么渴了。

“你们等发榜的时候没有茶水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虽然九月份了,但是金陵的天气依旧很热。等发榜时,因为心情太紧张,顾不上晒不晒,也不上渴不渴。现在回来了,忽然就觉得非常口渴。

叶夫人看了看林淮玉,发现这孩子的反应太过平静了,这让她心下有些奇怪。

“淮哥儿,你这孩子考中了解元怎么跟平时一样啊?”他们一个个满脸喜色,结果当事人却一脸平静。“考中解元不高兴吗?”

林淮玉被问得怔了下,随即笑着说:“我高兴啊。”

“是吗?”叶夫人一脸狐疑,“我怎么没看出来?”

“义母,哥哥就是这样。”小黛玉说道,“哥哥之前考中小三元的时候也没有怎么高兴。”

“还是妹妹了解我。”虽然考中解元是一件大喜事,但是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得的事情。“再说,我只是考中了解元,还有两个元没有考中。”

当林淮玉得知自己考中解元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松了口气,而不是激动喜悦。这两年来,他为了考中解元,一直在疯狂地学习。考中解元,对他来说是理所应当。但是要是没有考中解元,他会很受打击。再者,考中解元并不能代表什么,因为他还要考中会元和状元。革命尚未成功,他还需要努力啊。

叶夫人明白林淮玉的意思,摇摇头无奈地说道:“你这孩子太老成了。”

林淮玉笑道:“老成有什么不好。如果就因为考中解元,就高兴地得意忘形,这才不好吧。”

“你可知你是大庆朝年纪最小的解元。”

听到这话,林淮玉神色淡淡地说:“哦。”

叶夫人原本以为林淮玉听到这话会高兴点,结果还是没有。

“你这孩子……”

“义母,比起年纪最小的解元,我更希望我明年能成为年纪最小的六元。”林淮玉一脸认真地说道,“等到那个时候,我应该会非常高兴。”

“行了,我不说了,你赶快写一封信给你义父,不然他这段时间都没法好好睡觉。”叶夫人还是非常了解自己的丈夫。

“我马上写一封飞鸽传书给义父。”义父应该也在焦急地等他的乡试结果。

“你现在就去写,等写好了,差不多能用午膳了。”

“好。”林淮玉写给叶文赋的飞鸽传书只有两个“解元”。

用午膳的时候,林淮玉和叶夫人他们还是小小地庆祝了下,喝了点酒。由于晚上要去参加鹿鸣宴,林淮玉并没有喝多。

用完午膳,林淮玉没有急着去睡午觉,而是和小黛玉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哥哥,你考中解元,义母很高兴。”

“我知道。”

“你知道,那就应该表现地高兴点啊。”小黛玉摇了摇她哥哥的手臂,“你都不怎么高兴。”

林淮玉闻言,立马送给他妹妹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了,哥哥你考中解元就该这么笑。”小黛玉想到她哥哥晚上要去参加鹿鸣宴,有些好奇地问道,“哥哥,鹿鸣宴有什么特殊吗?”

“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一群考中举人的人互相恭维,然后对主考官们各种拍马屁。”林淮玉说到这里,微微地叹了口气,“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参加。”

“不能不去参加吗?”

“不能。”

“那哥哥你忍耐一下吧。”

兄妹俩散了一会儿步,就各自回各自的房间午休。

林淮玉这一午觉睡到酉时才醒。醒来后,梳洗一番就前往巡抚衙门参加鹿鸣宴。

作者有话要说:

林淮玉:我只是平平无奇地考中解元而已,还有两个元没有考中,用不着太高兴。

作者:又是凡尔赛的一天。林凡尔赛淮玉。

晚上还有一更。

感谢在2021-09-05 22:14:50~2021-09-06 18:32: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漠凌、47361519 20瓶;南城 10瓶;覆盖、习惯一个人 5瓶;黑夜里的星星、鹿仁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