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本成仙不问情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两仪仙会(六)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两仪仙会(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通常情况下,猫这种生物就得顺着它的毛撸,不然一个不顺心可就翻脸不认人了。
说来,那只灵猫生的一身雪白皮毛,毛色极为柔亮顺滑,也因此令四长老爱不释手。想着,我的目光不禁落在了南无漪那头如绸缎般美丽的乌发上,这还真是像极了那只高冷傲娇的灵猫。
想到这里,我不免觉得好笑。
四下仍是一片静谧,唯有我们二人的脚步声不时响起。
我又看向被南无漪扣住的那只手,指间冰凉的温度像是握了一块冰,他的体温似乎要比普通人的冷上许多,我忍不住缩了缩手指,可他却把手拽得更紧了,还回过头来瞥我一眼,“嗯?”
看见他转过头来,我下意识地道,“没什么,你的手好冰。”
他停了下来,视线随即落在我们相握的手上,眼中的光彩略微暗淡了下去,“是么?从寒川回来以后,本尊已经习惯这样的温度了……”
这个地名听上去有些耳熟,我疑惑地问,“寒川?”
“在六界之中,有一处地界名为寒川,那里是天地间最为寒冷之地,常年被冰雪覆盖,从那里取出的寒冰千年不化。”南无漪缓缓地道,“本尊并非生来就在冥界,在寒川被冰封了很长一段时间,侵染了万年交加的寒气,因而体温比常人要寒冷许多。”
我愣了一下才忽然想起,寒川不是仙界中的惩罚之地吗?
据书上记载,寒川乃是上古极寒之地,地界险恶,荒凉无垠,被仙族划为惩罚罪仙的禁地,若是族中仙者犯下重大过错,便会被驱逐到寒川受罚。
可南无漪怎么会生来就在寒川受罚?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他的双亲之一是罪仙?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不免心下一惊,再看面前南无漪的神情黯淡,似乎是想起了不堪回忆的过往。
罢了……我在心中叹息,南无漪,这算是我还你的……
我伸出另一只手,覆在他上面,温热的灵力随即从指间涌出,渐渐地融化了掌心的寒冰,我轻声道,“现在就不冷了。”
南无漪微微一滞,眼中似乎滑过了一丝惊讶,他勾起唇边的弧度,“是……所以你要一直握着我的手,这样我的手才不会又变得寒冷似冰。”
我看着他那双暗红涌动的眼眸,以及唇边若有似无的笑意,胸腔里的心跳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砰砰!
砰砰!
忽然,一片白色花瓣轻柔地落在了南无漪的手背上,我抬起头来,看见他身后的那棵汲月树像是忽然落满了碎雪一般,一朵朵小巧的白色花朵从茂密的蓝色枝叶间乍然绽放开来。
转眼间,周遭的汲月树一棵接一棵开满了花朵,那些细小的汲月花簇发出淡淡的微光,乍眼看着像是无数片晶莹剔透的雪花点缀在其中,不由得令人眼前一亮。
不过,这些汲月花开得快,凋零得也很快,白色的汲月花瓣随风飘舞,不断地飘落下来,我也不由自主地被这漫花飞舞的美景所吸引。
只见一片花瓣悄然地落下,正好落在南无漪鬓边的碎发上。那枚美丽的花瓣,衬着他乌发与雪肤竟有些黯淡失色。
我的目光随之游移到他的眼眸里,瞳孔深处的血色被满树汲月花的微光所柔和,变成了朦胧的绯红,那其中的殊丽妙色甚至比汲月花还要更显得动人。
“……”
只听见一道低魅喑哑的嗓音缓缓响起,“好看吗?”
我一时看失了神,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眼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笑意,随后抬起手来,指尖轻轻蹭过我的唇边,肌肤上传来的细微触感让心跳的动作随之更加急促了。
“你……”我的脸腾地热了起来,“南无漪……”
“闭上眼睛。”
话音未落,他便低下头来,一下子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伴随着灼热的呼吸落在唇间,心脏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了,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一片空白,竟是听话地闭上双眼,全然忘记要推开他了……
清雅浅淡的汲月花香气悄无声息地沁入呼吸,渐渐与心跳融为一体,就连意识也一点点地沉醉在了这漫天飞舞的汲月花香之中。
……
紫檀木桌上摆放着数道精致的菜肴,造型和食材都是冥族特有的,我瞧不出名头,但从色泽与香气来看倒也令人食指大开。
“这是菁华翠鱼卷,尝尝看。”
南无漪边说边夹起一筷子青色鱼卷搁进我面前的小碗中,他这般自然而然帮我布菜,我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在他颇有深意的目光注视下,我便低头尝了尝那鱼卷。
入口鲜嫩爽滑,清甜之余带了一分独特的花香气息。
我点点头,“好吃。”
“这道上汤笼菇也不错。”
接下来,南无漪不时地为我布菜,还顺带讲了一下每道菜的菜名,语气柔和得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可见他现下的心情确实很是不错。
“是了,冥柒不是说你昨日回王城去了,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南无漪漫不经心地道,“不过是处理一些琐事罢了。”
“哦……”
我点了点头,又看向碗里的羹汤,其实我想问的是八识镜和裴承矶的事情,不过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我和南无漪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心照不宣,只要不提及这些事情,就能像现下这般相安无事。
再者,虽说明日就能达到抚京都,可我心中总有些隐隐的不安,想到这里,我不免看向手上的蕴华戒,金身骸骨还在我的手中。
“吃好了?”
我抬起头,正好看见南无漪拿了手边的丝帕擦了擦唇角,便点点头。
“明日到达抚京都后,你要以什么身份进入安国寺?”
听见他的问话,我微微一愣,“什么身份?自然是以无涯门弟子的身份……”
南无漪搁下丝帕,懒懒地闭上眼眸,“不行,换一个。”
“为什么不行?”我皱了皱眉,“我原本就是为了完成宗门所交待的派遣任务才去的安国寺。”
“可你不是还要出席两仪仙会么?”

sitemap